着笔中文网 > 道门振兴系统 > 第259章 怪病

第259章 怪病

  玄微关于童年的回忆很单薄,或者说他的童年几乎就和近几年所做的事情没有多大区别。

  某种意义而言,和叶紫苏相处的短暂时光算是玄微单调童年里屈指可数的彩色。

  蓦然回,往事如烟。

  当年的小女孩,现在应该长大成豆蔻少女了,不知道她是否偶尔会想起记忆中的那个小道士呢?

  “紫苏她现在还好吧?”玄微犹豫了下,还是开口询问道。

  其实玄微更想问的是为什么后来叶紫苏再也没有去过天地观,甚至就连一封书信都不曾捎来。

  不过即便知道了答案,那又如何呢,或许当年还有些怅然若失,过了那么久差不多早已淡忘了。

  “苏苏她很健康。”叶景深回道。

  玄微闻言,却是不禁凝视起叶景深。

  叶景深的回答很奇怪,至少在玄微听起来很违和,一般来说,这种时候通常都会回答“挺好的”、“还不错”之类。

  而叶景深的这句话,更像是在刻意强调,反而显得有些不对劲。

  “叶老,如果贫道不打破砂锅问到底,您是否就准备一直隐瞒下去?”玄微肃然说道。

  叶景深看着玄微那仿佛看穿了一切的深邃眼神,当场长叹了口气,喃喃自语道:“苏苏,并非爷爷不遵守约定,你的玄微哥哥根本就瞒不住啊!”

  “叶老,紫苏她到底怎么了?”玄微皱起了眉,事实显然正指向他所不愿乐见的情况。

  “苏苏她得了一种怪病!”叶景深无奈地说道。

  怪病?

  在座的几人皆是心头一凛,以叶景深的医术,能从他口中说出这个词,那该是多么罕见的奇症?

  “大概就在老夫上京的那年,苏苏便经常丢三落四,起初老夫也未曾在意,只当是骤然换了个环境,导致苏苏的情绪有些低落。直到有天早上,苏苏突然在卧室内大喊大叫起来,老夫和苏苏的父母急忙闯进卧室里,苏苏惊恐万分地询问我们,为什么她不是睡在自己的卧室里?她居然忘记了我们已经搬到燕京,并且在那个房子里住了好几年!”叶景深苦涩地说道,眼中尽是忧色。

  “叶老,你是指苏苏失忆了?或者说她的记忆出现了问题?”玄微问道。

  人类的大脑有太多未解的谜团,尤其是涉及到记忆的方面,至今仍是医学界无法攻克的领域。

  “一开始只是些零碎的小事,随后苏苏遗忘的程度越来越严重,有时甚至隔了个晚上就忘记了昨天才生的事情。就在数个月前,她已经记不得除了父母还有老夫以外的任何人了,便是家里的保姆,她都以为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!”叶景深黯然地点了点头道。

  旁边听着的唐璇父女面面相觑,失忆这种事情往往是影视剧中才出现的桥段,总感觉和现实格格不入,显得没有实感,没想到此刻竟然居然她们如此之近。

  “叶老,既然紫苏得了这种病,为什么你却要瞒着我?”玄微心里有些堵。

  深深地看了眼玄微,叶景深怅然回道:“这是苏苏哭着请求老夫务必遵守的约定!她说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连你也忘记,仅仅只是想象下那种情况她就足够悲伤了。如果她真的遗忘了关于你的一切,至少希望你的记忆能停留在她当年的模样!”

  唐璇的眼泪犹如断线的珠子般悄然落下,她完全能够理解叶紫苏的那种心情,假如某一天她将忘记心里非常重要的人,她同样希望对方能够记住自己最好的样子。若是对方知晓他已经成为自己眼中的陌生人,就必然会承受相应的打击与痛苦!

  与其如此,那还不如选择隐瞒,至少这样自己遗忘了,而对方不知情,谁也不会痛苦。

  玄微仰着头,略显茫然地望着天花板,恍惚间,当年那个小女孩的音容面貌竟是焕然一新,越来清晰起来。

  “可笑我叶景深被人誉为神医,到头来却连自己的亲孙女都无法医治!”叶景深眼眶通红,凄凉颓然的神情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一般。

  饭桌上的菜肴已然冰冷,可是谁都没有动筷的心思。

  足足沉默了数分钟,唐璇率先开口说道:“玄微道长,叶老医生,我对医学是一窍不通,但也曾在网上看到过某些失忆患者找回记忆的新闻,或许苏苏她的病在未来某天也会不药而愈啊!”

  “对对对,就像网上所说的,多接触接触过去熟悉的环境或事物,没准记忆就苏醒了!”唐耀宇附和道。

  唐璇父女的话并非纯粹是出于安慰,类似的情况确实存在于在现实中。

  “苏苏的病情,和现代医学中的失忆症并不完全相同,所以老夫才说这是种怪病!”叶景深苦笑道,作为一名神医,他很清楚叶紫苏患的病症究竟多么古怪。

  “叶老,苏苏的病症不是ptsd吧?”玄微深吸口气,出声询问道。

  叶景深一身医术学贯中西,自然明白玄微口中的ptsd是指什么。

  ptsd,创伤后应激障碍,属于精神科中比较常见的一种病症。指个体经历、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,或受到死亡的威胁,或严重的受伤,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,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。

  举个最常见的例子,某人经历了一次车祸,因为心理原因他丧失了对于这起事故的相关记忆,而在未来某次目睹车祸生时,他所遗忘的记忆突然又苏醒了过来。

  这种失忆根据成因可以称之为心因性失忆,通往是患者出于自我保护的潜意识,导致缺失了某个特定时段的记忆。

  “苏苏并未遭受任何严重的打击,且她的失忆呈现无序性和持续性,和ptsd的症状不符。老夫也带着紫苏去看过国内外有名的脑科医生和心理医生,他们诊断后的结果都表明苏苏身上找不出任何的病源和征兆。”叶景深详细地回答道。

  玄微瞳孔微微一缩,他沉声说道:“叶老,您可曾想过,紫苏她或许并非患了病?”

  唐璇父女纷纷眼前一亮,她们顺着玄微的话联想到了某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。

  如果真是那种情况,那么这怪病无法诊断出所以然就合情合理了!

  “老夫当然猜测过巫术、蛊虫、降头之类的可能,也请修行界的高人查看过苏苏的情况,奈何照样徒劳无用!”叶景深摇了摇头道。

  仔细想想,叶景深曾与玄微的师傅交好,后来又成了长的御用医师,他又岂会不了解修行界的路数?

  倘若连叶景深请到的高人都查不出个所以然,那只怕叶紫苏的怪病大概率并非人为所致!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la/daomenzhenxingxitong/9499329.html